中彩网3d字谜总汇|香港中彩网
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 中國教育 高校科技 教育信息化 下一代互聯網 CERNET 返回首頁
88歲院士裸捐畢生積蓄,她說:只想為國家再作一點貢獻
2019-04-04 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 張偉靜

  人物簡介

  鄭儒永院士

  中國著名真菌學家,1931年生于中國香港,父親是我國著名金融家、銀行家鄭鐵如先生;1953年大學畢業分配至中科院真菌植病研究室,歷任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學術委員會副主任,國際真菌協會亞洲國家發展真菌學委員副主席等職務。現任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員,國科大博士生導師。

  黃河研究員

  鄭儒永院士的老伴黃河研究員,出生于1929年,福建永安人,1947年考入清華大學農藝系,后進入北京農業大學植物病理系學習。畢業分配至中國科學院植物分類研究所,1953年參與籌建中科院真菌植病研究室,師從林傳光教授從事植物病理學研究,主要科研領域為馬鈴薯晚疫病研究,后期參加毛霉組的生理生化分類研究。黃河先生與鄭院士一樣,同為中科院微生物研究所資深科學家,如今已有90歲高齡。

圖1 鄭儒永院士 中國著名真菌學家

  “國家培養了我,中科院培養了我,我要為國家再作一點貢獻。”

  4月2日,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兩位耄耋老人讓在場所有人為之動容。88歲高齡的我國著名真菌學家、中國科學院微生物研究所鄭儒永院士和老伴黃河研究員,將畢生積蓄150萬元捐獻給中國科學院大學教育基金會,成立永久性“鄭儒永黃河獎學金”,用于激勵青年學子在科學研究的道路上,不負時光,努力向上。

圖2 捐贈儀式

  心思沉靜,潛心做分類研究

  鄭儒永1931年出生于中國香港,父親是我國著名金融家、銀行家鄭鐵如先生。1953大學畢業的鄭儒永,放棄了出國機會,選擇服從學校分配至中科院植物所真菌植病研究室(中科院微生物所前身)工作。這個在別人眼里很“傻”的決定,鄭儒永卻有自己的考慮:“人不能只為自己的前途著想,覺得應該服從國家的統一分配。總覺得在剛剛解放、國家最需要建設人才的時候出國像個逃兵跑掉一樣。”

圖3 鄭儒永院士結婚照

圖4 1953年鄭儒永到中國科學院入職報到留念

  鄭儒永師從北京中國農業大學植物病理系主任兼中國科學院真菌植物病理研究室主任戴芳瀾。戴芳瀾教授是我國真菌學創始人、中國植物病理學創建人之一。不過一開始,戴芳瀾并未讓鄭儒永在科研上嶄露頭角,而是直接把她安排在標本室工作。

圖5 1953年鄭儒永(左)與戴芳瀾在實驗室

  標本室里保存著從清華大學農學院、中央研究院、北平研究院等幾個單位整合而來的重要標本,這些標本包裝不一,有的用盒子裝、有的用口袋裝,有的大、有的小,為了便于科研,要進行統一。鄭儒永的工作就是給這些重要標本打標簽、貼標簽、重新包裝。她還記得,那時候沒有中文打字機,每一份標本說明都要手寫,自己設計標本的包裝,給它們“穿上同樣的衣服,一點一點規整,一點一點完成”。

  22歲出頭的她,風華正茂,加之父母遠在香港無法隨意探親,她幾乎將所有時間和精力都投入到了工作。她將包括節假日在內的所有時間,都投入到工作和學習中,學專業、學外語、查資料、看文獻,有時候泡在標本室里,埋下頭去,再抬頭已然夜幕初上。就這樣,鄭儒永在標本室一待就是4年。

圖6 年輕時期的鄭儒永

  那4年,不管是整理近萬個真菌標本,還是處理全室與課題外群眾的書信往來,這些在別人眼中最單調、最“低級”的工作,卻讓她有了更多“充電”的機會。

  這是心思沉靜的四年,這是扎實積淀的四年。在這四年里,鄭儒永在科研這片沃土里,扎下了很深很深的根,外人也許看不到她的成長,但是當破土而出的那一天,便是厚積薄發的開始。有了這深厚的積淀,她能夠比別人走得更遠,也有更加充沛的動力,攀登上別人不可企及的科學高峰。

  迎難而上,選擇毛霉目

  戴芳瀾老師培養學生自有一套,他不教學生解決研究課題的具體問題,而是要求學生看大量的文獻,跟課題沒有關系的文獻也要看,不斷給學生打下堅實的基礎,要求學生對學科的認識要廣。他指導工作不是用命令式,而是用啟發式,讓學生自己去思考探索,直到豁然貫通。

  經過長達四年零十個月的考察,鄭儒永終于得到治學嚴謹的戴先生的認可,同意她離開標本自己選題做真菌學研究。經過多方了解,她最終選擇毛霉目作為研究選題。毛霉目雖然具有較大經濟重要性,很值得研究,但其研究難度之大是眾所周知。因毛霉目真菌的變異性大,交叉性狀多,不少屬種遺留有大量難以解決的分類學問題,國際上尚未建立起令人滿意的分類系統。

圖7 1953年,戴芳瀾先生和真菌植病室人員攝于羅道莊原北京農業大學(前排左三為鄭儒永)

  在晚年的采訪中,提及當年選擇毛霉的情況,鄭儒永依然記憶猶新:“我當時也不知道要選擇什么,我就問戴先生,什么菌最難啊?戴先生說你一做就做最難的?我要做最難的,最容易的沒意思的,我就是要做最難的。別人沒做,或者做過的人不一定問題解決得很好,我才有余地做啊,戴先生說你還挺有自信的,你還挺大膽的。我說對,我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的。我一定給你爭氣,我不丟你的人,給你丟臉。”

  鄭儒永通過不懈努力,加之此前中國做毛霉目分類的人較少,很快就取得了進展。除了發現了一些新種外,在一些分類問題上也逐步有了一些結果。但向戴先生匯報時,總是被告知“放一放再說,不要急于發表”。戴先生治學極為嚴謹,要求極為嚴格,尤其是對于發表論文和著作。他認為,寫意義不大的文章浪費紙張,工作不深入或甚至有錯的文章是害人,因此文章不在多而在質量,而且文章絕對不能草率投稿,必須再三修改,直到找不出問題。因而,在戴先生的指導下,她的第一篇論文于工作十年后發表,整個科研生涯發表的文章數量上并非特別多,但是每一篇都是質量極高的精品。

  奉獻不止,讓中國真菌學享譽世界

  在戴先生的指導下,加上自我不斷用功苦讀,鄭儒永的學術水平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1957年,鄭儒永被聘任為中科院應用真菌學研究所的實習研究員兼真菌室業務秘書,短時間內就發表了第一篇論文《植物病害與真菌標本的采集、制作、保管和郵遞》。隨后,又與王云章、陸定安、姜廣正、余茂效合譯A.H.拉依洛原著《鐮刀菌》,與戴芳讕、相望年、鄭儒永合編《中國經濟植物病原目錄》,此兩本書皆由科學出版社出版。

  三年自然災害期間,鄭儒永未放松學習和科研,她在工作之余認真學習日語,在戴先生的指導下,完成了《中國毛霉目的分類》和《中國小煤真菌科的分類》的部分編寫工作,同時將英文版《中國的真菌》全部翻譯成中文。

  1973年,戴芳瀾先生病逝,鄭儒永在極其悲痛之余,用一己之力,擔起整理戴先生遺著的重任。她認真梳理毛霉目的相關資料,嚴格核查,將中國毛霉目已知種類總結到戴芳瀾所寫的英文版《中國真菌總匯》內。在“五七”干校時,鄭儒永依然堅持每天閱讀文獻,編寫了《真菌名詞與名稱》半數以上的名詞條目并審訂了全部名詞條目。

  1977年,鄭儒永關于白粉菌屬(Erysiphe)的研究結出累累碩果,接連發表多篇重量級研究論文,并于第二年作為“中阿文化交流協定項目”的組長,赴阿爾及利亞講學和幫助建立微生物實驗室。

圖8 1977年鄭儒永(二排左四)出席全國蘚類志、地衣志、真菌志會議時與參會同行合影

圖9 1978年作為“中阿文化交流協定項目”組長赴阿爾及利亞,左二為鄭儒永

  在以后的幾年時間里,鄭儒永在白粉菌屬的研究方面累計發表了十幾篇重要論文,在國內外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在白粉菌各個屬的分類研究中,從種的界限的確定、命名法規的處理以及有關訂正研究中,鄭儒永均起到重要作用。她對過去國內有關本屬白粉菌的標本資料進行全面的整理鑒定訂正,最后確定白粉菌屬真菌,在我國33科103屬226種和變種的寄主植物上共有52種和5變種,其中新種22個,新變種4個,新組合5個。

  1987年鄭儒永主編完成《中國真菌志-白粉菌目》,成為國際公認的白粉菌目檢索書。在分類難度很大的毛霉目研究中,她注意將形態特征與生理生化及分子生物學特性相結合,以及將無性型特征與有性型特征相結合并取得了一些有意義的突破,在國際上首次發現了高等植物的內生毛霉、并且首次報道了我國特有的人體病原毛霉新種和新變種。

  時至今日,鄭儒永關于白粉菌科的屬級分類系統,仍保持國際領先水平。1999年,鄭儒永當選為中國科學院院士。

圖10 2018年2月7日第三次向海鷹基金會捐款

  2012年至2018年,鄭院士先后向北京海鷹脊柱健康公益基金會三次捐款共30萬元,用于貧病脊柱患兒的手術救治。

  半個多世紀,兩位老人互相攙扶著走來,用實際行動,感染了每一個科研工作者。他們心中只裝了國家和科研,為國家奉獻了一生,為科學貢獻了全部的力量,不求任何回報,在耄耋之年,心里想的,仍然是如何再為國家貢獻一點余熱,如何把自己化成一片春泥,傾盡全力,哺育春禾滿園。

  鶴鳴清悠,安泰頤康,高風亮節,長遠流芳。

本文綜合中國科學院微生物所、科學家微信公號、央視網新聞、新京報、中國科學報整理

教育信息化資訊微信二維碼

特別聲明:本站注明稿件來源為其他媒體的文/圖等稿件均為轉載稿,本站轉載出于非商業性的教育和科研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內容的真實性。如轉載稿涉及版權等問題,請作者在兩周內速來電或來函聯系。

相關閱讀
高校科技頻道聯系電話:010-62603071
郵箱:zhangwj#cernet.com
微信公眾號:高校科技進展
中彩网3d字谜总汇 最精准双色球预测专家 广西快3官方app 湖北快3注册 政府有关系什么最赚钱 pos机商户靠什么赚钱 黑龙江11选5选胆技巧 玩幸运飞挺稳赚技巧 香港两码中特1 大发pk10手机计划软件 彩logo 极限两期平特 金界如何通过以太坊交易 网络电玩城捕鱼游戏 福彩3d胆组合 扎金花9大必胜技巧玩 qq捕鱼大亨 cdkey